1968年 - 1997年

约翰沃斯特广场警察局未审即拘事件

South African History Archive (SAHA)

“...作为种族隔离时代的标志性机构,这里见证了安全警察统治时期曾经的种种残酷暴行和疯狂武装暴力...”
芭芭拉·霍根 (BARBARA HOGAN),当年的被监禁者
沙佩维尔大屠杀,1960 年 3 月 21 日
沙佩维尔大屠杀,1960 年 3 月 21 日

1960 年到 1990 年间,历届南非国家党政府大肆采用不经审判就实施监禁的手段,以在实行种族隔离制度的南非打压政治反对派,抑制不断增强的抵抗和暴动。

在 1960 年沙佩维尔大屠杀之后,南非国家党政府相继取缔了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 (ANC) 和泛非大会 (PAC),并且宣布进入局部紧急状态,总理亨德里克·弗伦施·维尔沃德 (HF Verwoerd) 任命巴萨扎·约翰尼斯·沃斯特 (BJ Vorster) 为司法部长。 

巴萨扎·约翰尼斯 [在南非荷兰语中等同于“约翰”] ·沃斯特(后来取代维尔沃德成为总理)属于“南非国民党极右派”,是强硬的南非白人民族主义者。他曾警告说, 

“... 任何环境下都不容许法律与秩序的崩溃。” 

紧急状态持续了 5 个月,在此期间有超过 11500 人被监禁。沃斯特迅速收紧了南非的安全政策,决定对任何反对国家的抗议实行实质性的零容忍措施,并且确保南非警察机关的安全部门获得极其强大的权力。

南非警察机关的安全部门最初是在 20 世纪 40 年代晚期,针对南非共产党(SACP,当时仍是合法组织)的活动成立的。二战之后,反共情绪非常普遍,在这样的基调下,安全部门的任务是监视共产党员、黑人民族主义者和所谓的“激进”组织。

在巴萨扎·约翰尼斯·沃斯特的领导下,安全部门最终发展成为“疯狂的武装力量”,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恐怖风暴。

1961 年 8 月的《星期日泰晤士报》新闻剪报详细报道了巴萨扎·约翰尼斯·沃斯特 (BJ Vorster) 的权力扩张情况

“或许有必要提醒各位议员,著名的美国律师威格摩尔 (Wigmore) 曾有一次问道, 

‘为什么会突然关注罪犯?’

但我的问题是,

‘为什么突然关注南非的共产党员?’”

                             - 巴萨扎·约翰尼斯·沃斯特 1962 年在国会的演讲
反种族隔离制度激进主义分子和政客海伦·苏兹嫚 (HELEN SUZMAN) 评论巴萨扎·约翰尼斯·沃斯特 (BJ Vorster)
《普通法修正案》(General Laws Amendment Act),1963 年
《恐怖主义法案》(Terrorism Act) 第 83 号第 6 节,1967 年

南非种族隔离政府不仅制订越来越多的专门针对种族隔离制度反对者施压的法律,同时还支持不经审判就实施监禁的做法,以此审讯和惩罚反对者,并且强迫他们与其社团和选民划分界限。 

1953 年《公共安全法案》(Public Safety Act) 的法规中第一次提到不经审判就实施监禁这一选择权,该法案是为了应对以反抗运动作为典型抗争手段的日渐高涨的斗争和对立活动而制订的。

1961 年《普通法修正法案》(General Laws Amendment Act) 规定政府有权在非紧急状态下实施长达 12 天的未经审判就监禁的行为。1963 年,为了抵制 ANC 和 PAC 武装活动的高涨,监禁天数延长到 90 天,后来又延长到 180 天。 

最终,1967 年出台了《恐怖主义法案》(Terrorism Act),这一可怕法规规定政府可以出于审讯目的对嫌疑犯进行无限期监禁。 

法官可以会见被监禁者,但是不允许被监禁者上法庭,也不允许法定代理人会见被监禁者。

人权律师乔治·比索斯 (GEORGE BIZOS) 坦露巴萨扎·约翰尼斯·沃斯特 (BJ Vorster) 当权时安全部门逐渐恶化的人权状况

“约翰·沃斯特广场警察局是最恐怖的刑讯室”

                            - 杰希·瑟洛克 (JAKI SEROKE),当年的被监禁者
约翰内斯堡中央警察局的囚室

40 多年前,在 1968 年 8 月下旬一个寒冷的日子里,总理巴萨扎·约翰尼斯·沃斯特组建了约翰·沃斯特广场警察局。这栋低矮的蓝色建筑物鸟瞰约翰内斯堡市中心高速公路,其中容纳了警察局的所有主要部门,因此沃斯特将其称为“最先进的”现代警察局,并吹嘘这一华丽的新管辖区是非洲最大的警察局。  

或许这栋建筑物以沃斯特的名字命名正是名符其实,沃斯特身为南非前司法部长,为了镇压种族隔离制度的反对派,监督制定了严酷的安全法规,并赋予南非警察机关 (SAP) 的安全部门令人畏惧的强大权力。

约翰·沃斯特广场警察局很快便以残暴和酷刑而臭名远扬,并成为 20 世纪 70 年代和 80 年代期间威特沃特斯兰德地区主要的监禁和审讯地。

在 1970 年到 1990 年之间,共有 8 名因触犯监禁法规而被捕的被监禁者在约翰·沃斯特广场警察局丧命。

1968 年,巴萨扎·约翰尼斯·沃斯特在约翰·沃斯特广场警察局正式投入使用时的演讲(由南非广播公司 (SABC) 提供)
正在建设中的约翰·沃斯特广场 (John Vorster Square) 警察局,1968 年

这一建筑于 1964 年开始动工,地址位于委员街 1 号 (No. 1 Commissioner Street),用于取代约翰内斯堡的马歇尔广场 (Marshall Square) 警察局。该建筑由哈尔斯、费尔斯、香克斯和努斯鲍姆公司设计,目的是为了满足安全部门对监禁和审问空间日益增加的需求。  

安全部门的办公点位于新警察机关总部的 9 楼和 10 楼,但是乘坐电梯只能到达 9 楼。并非任何人都能进入后来变得臭名昭著的 10 楼。政治犯最后必须步行到 10 楼,大量被监禁者就是在那里接受拷问的。

被监禁者的囚室所在楼层的空间较矮,是特别为单独关押而设计的。楼层的墙面是暗灰色的,地板是黑色的,一个角落里放着乳胶床褥,另一个角落里是卫生间,厚重的玻璃覆盖着窗户和栅栏,高高的天花板中央悬挂着永远不会关闭的电灯。对于监禁在囚室中的成百上千名反对种族隔离制度的激进主义分子来说,约翰·沃斯特广场警察局就是地狱。

约翰内斯堡中央警察局 10 楼的画面

“我当时被关在楼上的一间囚室中,那里装了厚厚的防弹玻璃,让人根本无从反抗。另一侧的栏杆上方也装了同样的玻璃。因此每间囚室都是完全孤立的,关在里面有时会感到自己要疯了,一切想法都被消磨殆尽...到处弥漫着臭味,而最终自己也与臭味融为一体...”

                                                                                                                - 1981 年被拘的邪武·恩圭尼亚 (JABU NGWENYA)
1977 年 3 月 SAP 杂志封面上约翰·沃斯特广场 (John Vorster Square) 警察局门厅中巴萨扎·约翰尼斯·沃斯特 (B.J. Vorster) 的半身铜像

“安全警察就是一群没有灵魂的冷血之徒”

                                      - 莫立夫·费特 (MOLEFE PHETO),被监禁者
约翰·沃斯特广场的安全警察下班后在俱乐部进行社交应酬(日期不详)
保罗·伊拉兹马斯 (PAUL ERASMUS),前安全警察

“参加革命战争比对付普通犯罪要困难得多。在战场上必须谨记,自己随时都会遇到最优秀的对手;向前英勇进攻的敌人都是一流的人物,你的动作必须比这些人都快一步。

回顾往事,不幸的是这些事情都发生了。如果我的对手回顾往事,也会感到不幸,因为一些警察因炸弹爆炸和住所遭到袭击而牺牲了。然而,双方都想证明自己的立场,并且以结果来看待成败…我们是为了保证共和政体的内部安全。所以说,有时候真的很难做。”

                                                                                                                       - 亨尼·海曼斯 (HENNIE HEYMANS),前安全警察

从 20 世纪 60 年代起,安全部门的所有成员都需要参加相关课程,接受拷问手段方面的特殊培训。

安全部门以其极端残酷、惨无人道的审讯手段而臭名昭著,这一点在约翰·沃斯特广场警察局里尤为如此。

剥夺睡眠权利是所有审讯的基本手段,一帮审讯人员轮班进行全天候审讯,使被监禁者完全丧失自主性。

前安全警察保罗·伊拉兹马斯 (PAUL ERASMUS) 坐在约翰·沃斯特广场 (John Vorster Square) 警察局 9 楼属于自己的办公室桌后面,日期未知
新闻记者詹姆斯·桑德斯 (JAMES SANDERS) 正在讨论种族隔离时期的安全武装力量

“正如库切 (Coetzee) 将军所说,我们这些白痴都误解了整件事情。库切将军并没有罪:他当时只是说,‘将这些人从社会永久驱逐...’,并不是要我们按照字面的意思做。 

但如您所见,我们是如些愚蠢,我想基层的警察和资产阶级都误解了这句话的意思,因此恣意进行令人无法相像的大规模掠杀,且深信可以逍遥法外,于是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 保罗·伊拉兹马斯 (PAUL ERASMUS),前安全警察
被监禁者,伊丽莎白·弗洛伊德 (Elizabeth Floyd) 博士在安全警察机关。

他从九楼摔下

他上吊自杀了

他在洗漱时踩到一块香皂摔倒了

他从九楼摔下

他在洗漱时上吊自杀了

他从九楼摔下

他在九楼上吊自杀了

他在洗漱时滑倒在九楼

他踩到一块香皂摔倒了

他在九楼上吊自杀了

他是在九楼洗漱时滑倒的

他在洗漱时通过一块香皂上吊自杀了

                                                                                                                                                      “在监禁中”,由克里斯·宛·维克 (Chris van Wyk) 整理

艾哈迈德·迪摩尔 (AHMED TIMOL) - 逝于 1971 年 10 月 27 日

到 1971 年为止,南非的监狱中已经有 21 人在监禁时死亡。 

这一天,约翰·沃斯特广场警察局内又逝去了一条生命:年仅 30 岁的教师艾哈迈德·迪摩尔 (Ahmed Timol) 从十楼摔下死亡。他是当时被禁的南非共产党 (SACP) 的成员,因携带违禁文学著作在通过警察设的路障时被捕。 

警方声称并一直根据官方验尸结果认定迪摩尔是自杀,尽管国家病理学家乔纳森·格拉克曼 (Jonathan Gluckman) 博士说迪摩尔在死前有被殴打的迹象。

安全警经常跟被监禁者说“印度人不会飞”,并将约翰·沃斯特广场警察局称为“迪摩尔高度”

艾哈迈德的家人希望涉及艾哈迈德死亡事件的警察能出席真相与和解委员会 (TRC) 听证会说明死亡真相,但是他们并未出席。

司法部门根据研讯听证会结果宣告迪摩尔的死亡
1996 年 4 月 30 日哈沃·迪摩尔 (Hawa Timol) 在 TRC 的违反人权委员会上针对儿子艾哈迈德·迪摩尔 (AHMED TIMOL) 所做的证词(由南非广播公司 (SABC) 提供)
非洲民族议会纪念海报上的艾哈迈德·迪摩尔 (AHMED TIMOL) 的照片
克迪洛尔·奈克 (KANTILAL NAIK) 教授,被监禁者,1971 年 10 月至 1972 年 2 月
奈克 (NAIK) 被监禁时在手纸上为他的一个审问者画的肖像
奈克遭监禁时曾“像直升机一样”被吊起来拷问

尽管我已流亡海外,记忆中我仍然无法抹去那栋蓝色建筑物的形象。我时常会想起那栋楼的蓝色,它的结构和外观

...走廊里的灰色地板光滑发亮,具有金属质感…大门的乒乓声、安全警察的脚步声以及钥匙的清脆声不时传入耳朵。几乎每次听到钥匙声就会开始猜想:他们会打开哪间囚室,会不会来我的囚室?

                                                    - 莫立夫·费特 (MOLEFE PHETO),被监禁者,1975 年
莫立夫·费特 (MOLEFE PHETO),被监禁者,1975 年
约翰内斯堡中央警察局 9 楼入口
索韦托暴动,1976 年 6 月 16 日

1976 年 6 月发生索韦托暴动之后,警察不经审讯就对嫌疑人实施监禁的权利增大了。

这一不成文的规定在《内部安全法修正案》通过之后得以正名,该法案允许警察在未经法官授权的前提下无限期地监禁嫌疑人。

“他们带来了一台发电机并要求我脱光衣服,我告诉他们绝不会配合他们的酷刑,如果他们要我脱光受刑,就必须先把我打昏....最终,他们没能达到目的,于是开始用带钢框架的椅子打我。

当然,每次他们对我施刑时,我都会被打得口鼻出血,然后我会将口中的鲜血吐到他们身上,就是为了激怒他们。

这样做当然有我的目的,他们被激怒时通常无法理性思考,然后就不可能表现得像一个专业的讯问者了。当他们发起疯来就会无所不用其极,直到将我打昏。”

                                                                                                                                  - 兹维利兹曼·希兹妮 (ZWELINZIMA SIZANE),被监禁者,1976 年
兹维利兹曼·希兹妮 (ZWELINZIMA SIZANE),被监禁者,1976 年
约翰内斯堡中央警察局顶层的全景画面
乔伊斯·迪佩尔 (JOYCE DIPALE),被监禁者,1976 年

“约翰·沃斯特广场...来了四五个人,给我戴上头罩,然后用电电我,无所不用。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承受这些…我感到愤怒,我被蒙着头,遭受着折磨,胸部被猥亵。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折磨我?总之,那是一段痛苦的回忆… 我很愤怒,不懂他们为什么折磨我,所以我什么也说不出来。就算被强暴或者是如何,我已不在乎了,我只有沉默。”

                                                                               - 乔伊斯·迪佩尔 (JOYCE DIPALE),被监禁者,1976 年
由克莱夫·范登贝尔赫 (Clive van den Berg) 在乔伊斯·迪佩尔 ( Joyce Dipale) 的协助下绘制,描绘了她在被监禁时承受的酷刑

“我被带到那里 30 天,其中有 25 天日日夜夜都待在楼上。28 天之后,他们释放了我,将我关进了自己的囚室。因此,可以想象,如果我不得不再次来到这里,肯定会想起那些苦涩的夜晚,警察的拳头就像雨点一般落在我身上。”

                                                                         - 塔塔森齐亚·莫迪亚克高特拉 (TSANKIE MODIAKGOTLA),被监禁者,1976 年
塔森齐亚·莫迪亚克高特拉 (TSANKIE MODIAKGOTLA),被监禁者,1976 年
约翰内斯堡中央警察局 9 楼走廊的画面

“... 那是真正精神感知的时刻... 我生命中的一段精神感知时刻就是在这里度过的。在经过第一轮审问之后,我苏醒时发现只有自己一人被关在囚室中...墙面是绿色的,我记得自己绕着绿色的墙壁来回走,心中秉承着一个信念:我们绝对会赢得胜利。

毫无疑问,他们可以杀了我,可以对我做任何事情,但是我们会赢得这场斗争。这对我的信仰是一次极大的考验,我的信念一直强力支撑着我…”

                                                                                    - 塞德里克·梅森 (CEDRIC MAYSON),被监禁者,1976 年

威灵顿·特斯哈兹伯纳 (WELLINGTON TSHAZIBANE) - 逝于 1976 年 12 月 11 日 

毕业于牛津大学工程学院的威灵顿·特斯哈兹伯纳由于涉嫌谋划 1976 年 12 月 7 日发生的约翰内斯堡卡尔顿中心爆炸案而被捕。

他被发现在约翰·沃斯特广场警察局的 311 囚室中上吊身亡。

与之前迪摩尔的死因调查如出一辙,这份官方的死因调查报告认为警方并无过错。

威灵顿·特斯哈兹伯纳 (Wellington Tshazibane) 于 1976 年 12 月 10 日向安全警察陈述的内容

埃尔蒙·马勒雷 (ELMON MALELE) - 逝于 1977 年 1 月 20 日

埃尔蒙·马勒雷于 1977 年 1 月 10 日被捕,因脑出血死于约翰内斯堡的公主疗养院。据称他在站立六个小时(常见的折磨手法)之后身体失去平衡,致使头部撞到桌角,之后被送往疗养院。

尽管由于警察的疏忽和暴力导致了他的死亡,警察还是再一次被免除了罪责。验尸报告结论为马勒雷是自然死亡。

埃尔蒙·马勒雷 (Elmon Malele) 据称身体失去平衡时所在的安全警察办公室的照片
相片中为马布雷恩 (Mabelane) 的跳楼位置和的坠落地点
照片中疑似是马布雷恩 (Mabelane) 在椅子上留下的脚印

马修斯·马布雷恩 (MATTHEWS MABELANE) - 1977 年 2 月 15 日

埃尔蒙·马勒雷 (Elmon Malele) 脑出血死亡仅仅一个月之后,马修斯·马布雷恩 (Matthews 'Mojo' Mabelane) 就从约翰·沃斯特广场警察局的 10 楼坠亡了,他是因为涉嫌去博茨瓦纳参加军事训练而被捕的。

警察后来宣称他因爬出窗外失去平衡,继而摔落到楼下的汽车上。 

马布雷恩 (Mabelane) 是第 39 个在南非监狱中死亡的人。 

马布雷恩 (Mabelane) 坠落时砸到的汽车的照片
显示马布雷恩 (Mabelane) 爬到窗檐所使用的椅子的照片

“我的表哥马修斯·马维尔·马布雷恩 (Matthew Marwale Mabelane) 于 1977 年 2 月份死在了约翰·沃斯特广场警察机关总部的警官手里。他们声称我表哥是从那栋楼里臭名昭著的 10 楼跳下而当场死亡的。由于从 10 楼跳下这一说法显然绝非真实,因此我们想知道凶手为什么不站出来为他们的行为致歉。此类施暴者所耍弄的手段实在让人非常气愤,因为这些凶手只会在事情曝光后才会出面进行说明,否则便一概保持沉默。

难道他们认为受害者会忘记所受的苦难吗?或者他们认为人们依然会畏惧他们,并且会像以前一样因说出他们的暴行而招致麻烦吗?受害者家人和亲属因谋害马修的凶手保持沉默而感到非常愤怒。没有时间了,让他们站出来述说真相。我们也想看看他们,看看他们长什么摸样,看看他们还是人吗,看看他们是否也有家庭、孩子、亲属和朋友。”

                                                                - K.C. 马布雷恩 (K.C. Mabelane) 先生在 TRC 和解记录中所记下的内容,1998 年 9 月 10 日

“在约翰·沃斯特广场警察局里工作的人都一样。

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呢?他们公事公办,想法很简单,就是要恐吓、拷问和审问我们。

他们要我们讲出真相,告诉他们是谁在煽动我们,谁在指使我们,并要我们供出非国大中的哪些人指示我们这样做。如果我们拒绝,就会遭到毒打和威胁。”

                                                                       - 佩内洛普·特瓦娅洛普 (PENELOPE 'BABY' TWAYA),被监禁者,1977 年
佩内洛普·特瓦娅洛普 (PENELOPE 'BABY' TWAYA,),被监禁者,1977 年

“那里是一个邪恶的地方,会发生各种可怕的事...那里是实施酷刑的地方,是安全警察部队的中心。那里不存在怜悯,在那儿工作的基本上是些心理变态的人。”

                                                                                     - 芭芭拉·霍根,被监禁者 (BARBARA HOGAN),1981 年

“聆听窗台上的鸽子咕咕的叫声会让我感到些许愉悦...我会试着搜寻各种生物发出的声音,就为了能活下去。”

                                                                                     - 芭芭拉·霍根,被监禁者 (BARBARA HOGAN),1981 年
鸽子汇集在约翰内斯堡中央警察局外面
芭芭拉·霍根 (BARBARA HOGAN),被监禁者,1981 年
当尼尔·阿盖特 (Neil Aggett) 死亡时,其囚室中遗留的物品清单 [南非荷兰语]

尼尔·阿盖特 (NEIL AGGETT) - 逝于 1982 年 2 月 5 日

尼尔·阿盖特 (NEIL AGGETT) 博士支持工人的权利,是非洲食品与罐头业工人工会的组织者。他曾组织联合抵制 Fattis 和 Monis 的产品,以使雇主们认识到工人的权利属于工会。 政府将其组织工人的能力看作是一种威胁,并声称他是共产党员。

1981 年发生工会领导人被大肆逮捕的事件之后不久,阿盖特于凌晨 3 点 25 分被发现在自己的囚室中上吊身亡,他是用朋友送给他的针织围巾结束生命的。这次,阿盖特在监禁过程中发生死亡的真相终于大白于天下。在乔治·毕作思 (George Bizos) 审理的这件备受瞩目的案件中,他公开揭露了阿盖特死前的周末曾经历 80 个小时的刑讯,最终导致他精神崩溃。然而,警察却再次撇清关系,因为他们声称阿盖特长期以来都有自杀倾向。

递交给司法部长的有关尼尔·阿盖特 (Neil Aggett) 的报告,由被监禁者的检查员于 1982 年 1 月 25 日完成并签署,该报告是在阿盖特死亡前的两周内完成的。
由被监禁者父母声援委员会 (DPSC) 发布关于尼尔·阿盖特 (Neil Aggett) 博士在监禁中死亡的声明

“你可以把这当成一场游戏,规则由他们定,你必须尽力尝试打破规则或改变规则,但是很明确的一点就是,无论是我们自己或者律师都没有见面的权利。后来当我们听到其他人也有类似的处境时,我们就互相联系,看看我们能做些什么。

我们很快就发现可以通过做一些事向他们施压。这就是我们所开始的游戏。”

                                   - 曾被监禁的基思·科尔曼 (Keith Coleman) 的父母马克思 (Max) 和奥黛丽·科尔曼 (Audrey Coleman) 以及 DPSC 的创始成员
曾被监禁的邪武·恩圭尼亚 (Jabu Ngwenya) 讲述在约翰·沃斯特广场 (John Vorster Square) 警察局内被监禁期间曾与各囚室之间通信
曾被监禁的邪武·恩圭尼亚 (Jabu Ngwenya) 讲述在约翰·沃斯特广场 (John Vorster Square) 警察局接受审问和拷打的情况

欧内斯特·茂比·迪佩尔 (ERNEST MOABI DIPALE) - 逝于 1982 年 8 月 8 日

欧内斯特·迪佩尔 (Ernest Dipale) 出身于政治活跃的家庭,1981 年 11 月与阿盖特 (Aggett) 同时被捕并遭监禁。 

他曾向地方法官递交声明,申诉警方以电击的方式进行攻击和拷问。然而,这一申诉没有任何效果,最后他在经过三个半月的监禁后获释。

1982 年 8 月 5 日,他再次被监禁并被关押在约翰·沃斯特广场 (John Vorster Square) 警察局。 

尼尔·阿盖特 (Neil Aggett) 去世五个月之后,欧内斯特·迪佩尔 (Ernest Dipale) 也被发现在自己的囚室中上吊身亡。他是用破毯子结成条状带上吊的。 

迪佩尔 (Dipale) 死亡时年仅 21 岁,生前遭受过残酷的殴打和拷问,包括使用电刑。

法官递交给司法部长的关于迪佩尔 (Dipale) 的信

AC/2001/279 - 应布塔纳·埃尔曼德·诺夫莫拉 (Butana Almond Nofomela) 的申请,向 TRC 的大赦委员会提供的有关绑架迪佩尔 (Dipale) 的详情的摘录

“申请人证实他收到上尉杨·库切 (Jan Coetzee) 和中尉库斯·弗穆伦 (Koos Vermeulen) 的命令,要将茂比·迪佩尔 (Moabi Dipale) 从其在索韦托的家中绑走以进行审问。由乔·马梅希腊 (Joe Mamasela) 协助他完成抓捕过程。他们希望从迪佩尔 (Dipale) 那里获得关于他姐姐的信息,因为他姐姐是接下来发生的事件中的重要人物。

他们来到迪佩尔 (Dipale) 位于索韦托的家中,打听他是否在家。一个年轻女孩说他不在家,但是他们进屋时发现他躲在衣柜后面。马梅希腊 (Mamasela) 以迪佩尔 (Dipale) 未还钱为理由指控他,这显然是强迫他跟他们走一趟的借口。

他们将迪佩尔 (Dipale) 带到鲁德普特,并在那里遇到了杨·库切 (Jan Coetzee) 和弗穆伦 (Vermeulen)。之后,他们向斯特出发,来到附近的农场,在那里讯问茂比 (MOABI) 有关他姐姐乔伊斯·迪佩尔 (Joyce Dipale) 的下落。在审问过程中,迪佩尔 (Dipale) 被殴打得失去了意识。诺夫莫拉 (Nofomela)、马梅希腊 (Mamasela) 和弗穆伦 (Vermeulen) 参与了拷打,格罗贝拉 (Grobbelaar) 和库切 (Coetzee) 没有参与。诺夫莫拉 (Nofomela) 说不清是否获得了任何信息来协助他们之后在博茨瓦纳袭击乔伊斯·迪佩尔 (Joyce Dipale)。 

后来,他们就回到了沃克普拉斯 (Vlakplaas),他不知道茂比·迪佩尔 (Moabi Dipale) 后来所发生的事情,也不知道他是被监禁还是释放了。委员会认为诺夫莫拉 (Nofomela) 符合特赦要求,并向他授予了特赦权,赦免了他的所有过错和违法行为,也即在 1981 年 10 月左右绑架并殴打茂比·迪佩尔 (Moabi Dipale) 的行为。”

凯瑟琳·汉特 (CATHERINE HUNTER),被监禁者,1983 年

“我觉得‘看守’的工作要服从严格的命令,所以他们都不怎么说话,看上去冷冰冰的,而且也没什么实质性的权利。他们所能做的事情就是送饭而已。

我甚至不用看他们,就知道他们肯定觉得白人妇女是‘恐怖分子’这一点很奇怪,因为他们有很多人就是说南非荷兰语的白人妇女,在他们看来,我根本不像是恐怖分子。”

                                          - 凯瑟琳·汉特 (CATHERINE HUNTER),被监禁者,1983 年
粉刷着绿色涂料的监狱囚室,由凯瑟琳·亨特 (Catherine Hunter) 在监禁时绘制
杰希·瑟洛克 (JAKI SEROKE),被监禁者,1987 年

“支撑我们活下去的唯一理由就是我们崇高的道德层面。我们为伟大的自由和民主而战,然后你就可以对自己说,‘无论我会怎么样,至少都是为了伟大理想献身。’我想这是高于一切的信念。”

                                                                                                                                              - 杰希·瑟洛克 (JAKI SEROKE),被监禁者,1987 年

司坦桑·波巴贝 (STANZA BOPAPE) - 逝于 1988 年 6 月 5 日

在多次遭受电刑后,激进主义分子司坦桑·波巴贝 (Stanza Bopape)“意外”地死于心脏病发作。考虑到另一起监禁中死亡案件对警方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他们声称波巴贝 (Bopape) 实际上是在羁押期间逃跑了。

然而,在 1997 年的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听证会上,警方最终才承认波巴贝 (Bopape) 已在监禁时死亡,他的尸体已经被扔到与莫桑比克接壤的恩科马蒂 (Nkomati) 河中。

司坦桑·波巴贝 (Stanza Bopape) 的尸体一直没有找到。

1990 年 1 月 30 日 - 克莱顿·席特雷 (CLAYTON SITHOLE) 在监禁期间身亡

就在纳尔逊·曼德拉从监狱中获释前的 2 天,克莱顿·席特雷被发现在自己的囚室中上吊身亡,当时年仅 20 岁。

在自杀之前,席特雷提供了揭露温尼·曼德拉 (Winnie Mandela) 及其女儿泽兹 (Zinzi) 的犯罪行为的确凿证据。事实上,席特雷是纳尔逊·曼德拉的一个孙辈的父亲。

1990 年,纳尔逊·曼德拉 (Nelson Mandela) 获释以后,南非的安全法有了极大的变动。

不经审讯就实施监禁已从法典中删除。1991 年,安全部门被解散,与刑事调查科合并为一个部门,被称为“打击和调查犯罪”(Crime Combating and Investigation) 部门。1995 年,成立了南非警察局。

75 名在监禁时死亡的人员被正式记载到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报告中。尽管有清晰的证据表明警方对被监禁者进行了拷问,但没有一个警察对被监禁人员的死亡承担了责任。

“当时被卷入到一系列事件中的人们现在已满腹罪恶感和内疚感,开始注意公众形象。他们开始寻求以前被监禁过的人员的支持,因为曾经被监禁过的人员是唯一真正了解事实真相的人。

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施暴者居然从受害者那里探寻事实真相。我认为被监禁的人应比局外人更明白所发生的一切。那是一场战斗,而他们是整个战斗中的利刃…”

              - 伊丽莎白·弗洛伊德 (ELIZABETH FLOYD) 博士(曾于 1981 年至 1992 年之间被监禁)和尼尔·阿盖特 (Neil Aggett) 的女朋友
重新为约翰·沃斯特广场 (John Vorster Square) 警察局命名,1997 年(由南非广播公司 (SABC) 提供)

1997 年,巴萨扎·约翰尼斯·沃斯特 (B.J. Vorster) 的半身铜像从臭名昭著的约翰·沃斯特广场 [John Vorster Square] 警察局门厅中被移走。

它改名为约翰内斯堡中央警察局,现在的功能是打击约翰内斯堡的犯罪行为。

尽管发生了这么多变化,里面阴冷的本质和潮湿的气味始终一样,曾经被关押在这里的人的灵魂永远都驱赶不散。

...这是革命的记忆,如果消失了,就无法向所有人还原当时的样子...因为这些事情可以展示他们对我们的伤害,大部分人都曾在这一制度下受到伤害,如果抹去这段沉痛的记忆,就会丢失大部分的历史...

                                                                                                                               - 莫立夫·费特 (MOLEFE PHETO),曾于 1975 年被监禁
约翰内斯堡中央警察局的入口,2007 年
故事鸣谢名单:

Curator — Catherine Kennedy (SAHA)
Archivist — Debora Matthews (SAHA)
Photographs — Craig Matthew (Doxa Productions)
Archival video footage — South Afric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SABC)
Background — This exhibit is based on the interactive DVD, 'Between life and death: stories from John Vorster Square', developed by Doxa Productions on behalf of SAHA in 2007, as part of the SAHA / Sunday Times Heritage Project, funded by the Atlantic Philanthropies. Please see DVD for full research and image credits. For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e SAHA / Sunday Times Heritage Project, please visit sthp.saha.org.za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