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珍珠耳環的少女》

Mauritshuis

莫瑞泰斯皇家美術館中最為人所知的維梅爾畫作,就是《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多少人著迷於畫中少女轉頭望向觀者的姿態、她的凝視、畫面色彩,以及光線呈現的效果。

雖然可能有位女孩為這幅畫坐下來、擺了個姿勢,但並不代表這就是一幅肖像畫。畫中顯示的特徵太少了:沒有痣、疤痕或雀斑。因此,這幅畫稱不上是肖像畫,而是一幅「tronie」(荷蘭流行的人像畫)。在維梅爾的年代,對於某些類型人物的類似習作就稱為 tronie。

維梅爾並沒有畫出我們認為看得到的所有細節。以女孩的鼻子為例,我們看到了鼻子,但鼻梁在哪呢?維梅爾用來畫鼻子的粉紅色顏料跟右臉頰是一樣的。此外,他沒有畫出明確的輪廓線,因此鼻子跟臉頰融合在一起了。這意味著我們看到的鼻梁實際上是不存在的。

這顆珍珠大到不像真的,可能是顆仿珍珠。維梅爾僅用兩筆白色顏料就勾勒出這顆珍珠:一筆畫在底部以反映出衣領,另一筆則厚厚地點在頂部。除此之外就什麼也沒畫了,連銀鉤都沒有。

女孩用水靈的大眼看著我們。但為什麼?她是無憂無慮還是好奇呢?是悲傷還是害羞?可能戀愛了?維梅爾沒有明確地畫出她的眼角,使她的情緒狀態更加撲朔迷離。我們難以閱讀她的表情,所以必須自行腦補出細節。這表示我們的大腦決定了女孩看向我們的方式,而這是因人而異的。

女孩以一雙大眼與我們四目相交。不過,她的嘴唇似乎也想和我們交流。她豐潤的朱唇微啟,彷彿想要說些什麼。在紅色顏料上,維梅爾加了幾筆微弱的白色光澤。這讓女孩的嘴唇顯得相當潤澤。她正準備說些什麼,還是準備好接吻了?

在維梅爾去世後編製的財物列表中,這幅畫被描述為「土耳其風格的人像畫」。但這女孩並不是位土耳其美女。差得可遠了:她是土生土長的台夫特女孩,為維梅爾打扮成一名充滿異國情調的土耳其女子。她用藍色和黃色圍巾圍成的頭巾格外引人注目。台夫特少女們不會戴這樣的頭飾,所以這頭巾是直接取自維梅爾的梳妝盒。另一方面,襯有打褶袖口的外套肯定會被時尚的台夫特女子們穿上身。

維梅爾在畫作上留下「VM」這個縮寫簽名。

戴珍珠耳環的少女 (創作者:揚·維梅爾)Mauritshuis

故事協力單位/參與人員

此展覽是 Google Vermeer Project 的一部分。

《戴珍珠耳環的少女》由Madpixel數字化,是Second Canvas Mauritshuis應用程序的一部分。

所有媒體協力單位/參與人員
在某些情況下,精選故事可能是由獨立的第三方製作,並不代表下列展覽機構的意見與觀點。
Google 應用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