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年6月6日

作戰日 (D-Day)

Imperial War Museums

1944 年 6 月 6 日,同盟國發動史上規模最大的海陸空聯合作戰,行動代號為「大君主」(Overlord)。當日的諾曼第登陸行動為同盟國反攻歐洲大陸揭開序幕,同盟國最終在 1945 年 5 月獲得勝利。

同盟軍於 1940 年從敦刻爾克 (Dunkirk) 撤離後不久, 就展開了解放西歐的準備工作。

1941 年底,蘇聯和美國加入對抗希特勒的行列, 與英國組成「大同盟」(Grand Alliance) 。1943 年, 同盟國的各國代表在德黑蘭會面,一同擬訂作戰策略。

這項特展 除了回顧同盟國為求勝利而計劃「大君主」作戰的過程, 也披露了諾曼第登陸日當天所發生的事件。

1944 年 6 月 6 日的寶劍海灘 (Sword Beach) 登陸作戰

1943 年 11 月,同盟國在德黑蘭會面,一同擬訂作戰策略。英國與美國同意在隔年春天發動渡海攻擊。蘇聯則是從 1941 年 7 月就不斷要求在西線開闢「第二戰線」。

三巨頭於 1943 年在德黑蘭會面

1943 年 12 月,指揮本部成立,負責規劃與指揮同盟軍海陸空的戰力,於日後進行攻擊。德懷特 D. 艾森豪將軍被任命為同盟遠征軍總司令。

英文 「D-Day」中的 D 是 Day 的縮寫。D-Day 和 H-Hour 為軍事術語,代表發動攻擊的日期和時間,適用於確切作戰日期時間尚未決定或需要保密的情況。

指揮本部 (1944 年)
德懷特 D. 艾森豪將軍

空軍上將亞瑟‧泰德 (Arthur Tedder) 爵士成為副總司令。

海軍上將伯特倫‧拉姆齊 (Bertram Ramsay) 爵士被任命為同盟軍海軍總司令。

弗德里克‧摩根 (Frederick Morgan) 是同盟軍總司令的參謀總長。

亞瑟‧泰德爵士
伯特倫‧拉姆齊爵士
弗德里克‧摩根

伯納‧蒙哥馬利 (Bernard Montgomery) 將軍為第 21 軍團指揮官,在諾曼第攻擊中負責指揮同盟軍所有地面戰力。

空軍上將崔佛‧雷‧馬洛里 (Trafford Leigh Mallory) 爵士成為同盟遠征軍空軍總司令。

伯納‧蒙哥馬利爵士
崔佛‧雷‧馬洛里爵士

作戰日的攻擊能夠成功端賴事前縝密的準備。英國工廠日以繼夜地製作攻擊軍隊所需的大量武器、彈藥和裝備,同時各領域的專家也貢獻了自己的專才和知識。

同盟國針對德國的防禦、地形和天候狀況做了仔細調查,讓發明家和工程師根據這些資料設計特殊裝備,協助軍隊安全登陸諾曼第。

此外,同盟國還向德軍發送欺敵情報,將他們的注意力從真正的攻擊點引至別處。

《準備作戰》(Preparations for D-Day),作者為理查·尤里克 (Richard Eurich)
假的登陸艇
英國皇家空軍 (RAF) 氣象勤務部部長 J. M. 斯塔格 (J. M. Stagg) 上校
聯合作戰領航組組員穿著防護裝
《檢查信件中的 WRNS 隊員》(WRNS Censoring Mail),作者為湯瑪斯‧海諾 (Thomas Hennell)

同盟國為了作戰日研發了許多特殊船艦,除了坦克登陸艇,還有小型突擊登陸艇和巨型登陸艦。

英國皇家空軍女子後勤軍團 (WAAF) 成立於 1939 年 6 月,旨在協助英國皇家空軍人員,讓他們專注於前線工作。WAAF 在 1943 年的成員人數高達 182,000 名。

坦克登陸艇
邱吉爾皇家工兵裝甲車輛 (AVRE)
WAAF 成員包裝著降落傘,供諾曼第登陸行動使用

同盟國攻下港口時,難免造成損害,因此計劃在英軍戰區和美軍戰區各設置一個人工碼頭。每個碼頭都是由 400 個預先建造好的組件所組成。

桑椹碼頭 (Mulberry Harbour) 的每個組件都有代號。碼頭的堤頭 (代號:鯨魚) 和向岸平台設有彈性基樁 (代號:鋤頭),因此會隨漲退潮上下浮動。置入水中的混凝土沉箱 (代號:鳳凰)、浮動鋼槽 (代號:松管),以及封鎖用的沈船 (代號:玉米芯) 形成一道外部防禦 (代號:獮猴桃),能夠保護港口。

位於法國阿羅芒什 (Arromanches) 的人工桑椹碼頭
桑椹碼頭組件模型

1944 年 2 月起,同盟軍轟炸機持續攻擊法國的道路與鐵路網絡,將攻擊區隔離起來,並減慢德國援軍行進與裝備運輸的速度。

為了掩飾諾曼第為攻擊區的資訊,同盟國也對法國北部的許多區域發動了攻擊。在 6 月 5 日的黃昏,RAF 轟炸機開始在英吉利海峽上空投下金屬箔片 (代號:窗戶),干擾德國雷達偵測。

作戰日當天,同盟國空軍派出超過 14,000 架次支援登陸行動,因此德國空軍 (Luftwaffe) 幾乎毫無招架之力。6 月 6 日凌晨,三支同盟軍空降部隊利用降落傘和滑翔機成功登陸,攻下灘岸側邊並築起防禦。

空軍準備增援
金屬箔片, 代號為「窗戶」
攻擊簡報
S. R. 維利亞 (S. R. Verrier) 的私人文件

為了抵禦同盟軍從沿海地區入侵,德軍建立了龐大的軍事設施,稱為大西洋壁壘 (Atlantic Wall)。這個設施設有機槍碉堡、大型碉堡和槍陣地。

1944 年初,陸軍元帥埃爾溫·隆美爾 (Erwin Rommel) 受命指揮從荷蘭至盧瓦爾河 (River Loire) 的德軍戰力,並加強了防禦,尤其是面向英吉利海峽的防區。

《機槍碉堡》(A Pill-box),作者為 C. A. 羅素 (C. A. Russell)
視察大西洋壁壘

在 1944 年 5 月中旬,德軍已埋置約 6,500,000 枚地雷並設下超過 500,000 個灘岸障礙物。諾曼第地區的防禦主要是由德軍第 716 步兵師負責,當中包括在波蘭和俄羅斯出生的義務兵。

不過,1944 年 6 月 6 日當天,身經百戰的德軍第 352 步兵師也在奧馬哈海灘 (Omaha Beach) 周圍進行防入侵訓練。

灘岸防禦
埋在塞納灣的水雷

在「大君主」作戰中,由海軍上將伯特倫‧拉姆齊爵士指揮的海軍作戰代號為「海王星」。

1944 年 6 月,近 7000 艘軍艦、登陸艇和其他船艦聚集在英格蘭南部港口。掃雷艇出動,確保了英吉利海峽的航道安全。作戰日當天,同盟軍持續轟炸沿海防禦,兩支海軍特遣部隊成功協助英國的兩個師、加拿大的一個師和美國的兩個師登陸諾曼第海灘。

海軍除了為陸軍提供火力支援,也確保了灘頭補給不中斷。許多登陸艇遭到擊沉或毀壞,但夜幕降臨時,同盟軍 已將 132,000 名士兵送上岸。

美國對諾曼第登陸行動的評論敘述片段

這是擔任同盟軍海軍總司令的上將伯特倫‧拉姆齊爵士發給所有士兵的訊息,於搶灘攻擊開始前不久宣讀。

朱諾海灘 (Juno Beach) 由加拿大第 3 步兵師負責攻佔。這個海灘設有大量掩體和巨大灘岸障礙物。惡劣的海象也導致登陸行動往後推遲。加拿大步兵師在登陸時遭到德軍以火力壓制,因此首波傷亡慘重。

海軍上將伯特倫‧拉姆齊爵士的訊息
在朱諾海灘發出的許可
在朱諾海灘的加拿大軍隊
吉格海灘 (Jig Beach)
在猶他海灘 (Utah Beach) 的美軍
魚雷官 R. 麥克納柏 (R. MacNab) 的手寫信件
英國軍隊編隊徽章
深入聖加百列 (St. Gabriel) 附近內陸地區的部隊
黃金海灘 (Gold Beach) 登陸作戰
美國對諾曼第登陸行動的評論敘述片段
寶劍海灘 (Sword Beach) 登陸作戰
巡防艦貝爾法斯特號 (HMS Belfast) 軍官制服外套
二等兵 A. 瓊斯 (A. Jones) 從巡防艦貝爾法斯特號寄出的信件
巡防艦貝爾法斯特號向德軍陣地維索米爾 (Ver-sur-Mer) 開火
美國對諾曼第登陸行動的評論敘述片段

作戰日首波登陸的傷亡士兵是由隨攻擊部隊登陸的軍醫人員負責照護。士兵傷勢穩定之後,便由登陸船送回英吉利海峽另一端,交給待命的英國軍醫院人員。

攻下灘頭之後,同盟軍在諾曼第設立野戰醫院,讓女子醫護服務人員橫渡英吉利海峽為傷亡者提供照護。

作戰登陸行動期間駐懷特島救護車駕駛 M. E. 莉托波伊 (M. E. Littleboy) 小姐的私人文件
照護受傷的士兵

作戰日午夜前,有 75,000 名士兵成功登陸黃金、朱諾和寶劍海灘,3,000 名傷亡或失蹤。另有 23,250 名士兵登陸猶他海灘,折損不到 250 名。在奧馬哈海灘,由於德軍的反抗最為頑強,雖有 34,000 名美軍登陸,也有約 2,000 人壯烈犧牲,這在同盟軍作戰日的折損人數中佔相當大的比例。

美國對諾曼第登陸行動的評論敘述片段

同盟軍在 6 月 6 日總共折損了約 10,200 名士兵。雖然這個數字比這場戰役的策劃者和指揮官所預期的低,但是每一人的死亡都代表著家庭與同伴沉痛的損失。

奧馬哈海灘附近的美軍公墓
故事協力單位/參與人員

Project Lead — Carolyn Royston
Technical Manager — Jeremy Ottevanger
Exhibition Curator — Amanda Mason
Exhibition Content Developer — Jesse Alter

所有媒體協力單位/參與人員
在某些情況下,精選故事可能是由獨立的第三方製作,並不代表下列展覽機構的意見與觀點。
使用 Google 進行翻譯
首頁
探索
附近
簡介